自燃体(´• ᵕ •`)*

画。破画。?🌚👌🏻🌝👌🏻反正就是一个破画画的,懒得发🌚然后咧画风挺多的……
咳嗯,就大概,杂食?各种cp都吃

【短篇模糊向】交叉线(贴吧发过,无数人表示看不懂,所以很不理解到底哪里看不懂了)

Smetary:

“喂……Tiga……”
慵懒的声线在Dyna耳边响起。
“我说啊……你这几个弟弟是不是要把我搞死……”
沙发上躺着一个和Tiga长的简直一模一样的奥,像只波斯猫一般懒懒的蜷着靠垫,任由还在上小学和幼稚园的两个迷你奥胡乱摆弄。
Dyna对于这个人最初的记忆,就停留在这里。
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撒在他的身上,空气中浮沉的小灰尘们渗透着反射着温暖的光线,把室内的亮度调节到了最舒适的程度。
弟弟踩着木质地板上梧桐树的倒影,风追随着云朵的脚步,哥哥温柔的看着弟弟、自己和沙发上的人。
Dyna记得那天很平常,但又一点也不平凡。哥哥的视线从记忆中的定格变为了分散的柔情。
幼小的弟弟显然没有注意到,他只是一个劲的粘着温柔的哥哥和新的客人,要求他们陪他玩木头人。
Dyna死死的盯着那只猫,就像盯着商店橱窗里的玩具。
他不想要的玩具。
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一样的。
这时的Dyna才小学。
Evil显然注意到了Dyna的眼神,他用同样的眼神回应了Dyna。
就像盯着商店橱窗外的小孩子。
他不想要。
因为他已经有了预定的主人。
Dyna微微皱起了眉,Evil却像胜利者一般难得露出了发自内心的。
嘲笑。
Tiga只是以为Dyna因为自己没和他玩不开心了,揉了揉Dyna的脑袋,温和的笑了。
Evil的视线懒懒的放在了Tiga的身上,懒懒的弯起了嘴角。
Dyna的眼神重新放到了Evil身上,像动物园里囚禁的雄狮看着栏外的游客,好似下一秒就要爆发,把所有人都吓一跳。
Dyna才小学。
Evil并没有和Dyna做过多的眼神交流,他只想看看他的Tiga。
那个把全世界温柔都放在眼睛里的男孩。
他的男孩。
几乎一样的面容在潜意识里告诉Evil,这是夫妻相。
该死。
为什么他抢走了大哥所有的视线?
为什么他抢走了大哥所有的温柔?
为什么他抢走了只属于我的大哥?
为什么偏偏他和大哥长的一个样?
小小的Dyna握紧小小的拳头。
我的大哥,不允许别人来抢走。
哪怕是Gaia,我也不允许。
我不需要接受大哥带给你的温柔下散发的余光,我不需要这种可怜的被给予,这也不是我应有的赏赐。
…………
“Dyna!!!你干什么!!”
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他看见了满脸是血的Evil和满脸焦急的Tiga。
耳旁是年幼弟弟的哭声,手上是鲜红的液体,眼前是滴血的沙发和由蓝变紫的靠垫。
“……”
他想说什么,但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连对不起三个字都灰飞烟灭。
只剩下了眼神中再也无法消失的恨意和嫉妒。
十分钟后。
“……啊……我就说你的弟弟很好动啊……”
慵懒的声线重新响起,吸引了所有温柔的目光。
“Evil别说话了,鼻血好不容易止住的。”
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,却被沙发上的人温柔吻去。
“谢谢你,Tiga。”
Tiga一下子怔住了,有些慌张的坐到了一旁。
Dyna睁大了双眼,把一切收入眼中。
化为了仇恨,投到了Evil的眼睛里。
Evil笑了,和小学生的战斗第一场成功而归。
虽然差点毁容。
不过他的Tiga不会介意。
“……来,小东西……跟我过来。”
讨打的声线钻进了Dyna的耳朵,像无数只臭虫令人作呕。
“走就走。”
带有战意的语气响起,让Tiga瞬间不舒服了起来。
“Evil,Dyna,你们到底怎么了?”
“有些事情,是不能让你知道的。我的甜心……”
打开门,走出了两个身影,留下了替儿童擦眼泪的天使。


“想吃什么,自己点。”
Dyna毫不客气的点了4个披萨。
“喂喂……小鬼,你吃不掉的。”
“吃不掉我给大哥吃。”
Evil倒反被将了一军。
“小鬼,告诉我。”
Evil的语气突然变的神秘起来,Dyna听的浑身都不舒服了。
“对于你大哥,你有什么看法?”
“大哥什么都好,什么都好!”
稚嫩的声音充斥着Evil的耳膜,让这只猫不满的挠了挠头。
“我是说,我和你大哥在一起,你很不满?”
Dyna顿了一下,继而慢慢的吐了几个字。
“大哥是Dyna的,不是你的。”
“啊啊……不久之前我也从一个漂亮姐姐那里听到过一样的话啊……”
【Tiga是我的!Evil你算什么东西!】
那张带有挑衅性的好看的脸,仿佛在一瞬间变得悲伤扭曲。
“你喜欢你的大哥?我指的是,和你弟弟不一样的喜欢……”
Evil淡淡的送出一句话。
Dyna才小学。
第一次意识到可能Evil说的是对的。
Dyna开始恐慌了起来,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。
Tiga,那个温柔的能掐出水的男人是他的哥哥。
Evil,那个和Tiga长相简直一模一样的男人是Tiga的同学。
他们在一起天经地义。
而自己呢?
自己只是一个弟弟,于情于理只是一个应该被Tiga冠以“宠爱的弟弟”之名的守护一辈子的奥。
但仅仅停留于弟弟。
Tiga给予的爱永远不可能超过这个界限。
而自己却已经打破了这个界限,甚至开始挑战起了不应该挑战的奥。
Dyna开始害怕了。
Dyna才小学。
可是于情商于心理,他已经完完全全超过了同龄人。
比如占有欲。
熙熙攘攘的人群绕过了静止的Dyna。
Evil静静的看着Dyna。
太阳光无声的照着Dyna。
云朵不留痕迹的从头顶略过Dyna。
Dyna有些崩塌。
Dyna才小学。


很平常的一天。


两年后。
Dyna已经5年级了。
有天晚上他看到醉醺醺的Tiga哭着跑回家,把自己锁在房间里。
三天没有出门。
他和Gaia拼了命的敲房门都没能把Tiga哄出来。
第四天门开了,他们看见了一个崩坏的Tiga对着阳台上玻璃金鱼缸笑。
第五天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Tiga依旧像平时一样用温暖的笑对着兄弟俩。
小学一年级的Gaia忘记了前几天的事,和Tiga玩的很开心。
Dyna看着Tiga,自己的眼眶红红的,出门的时候没人看见他的哽咽。
他跑到了Evil家。
“Evil!”
Dyna带着哭腔疯了一样吼着。
但他看见的,是躺在地上的Evil。
没有生气,没有往日讨打的声线。
脸上全是泪。
Dyna把Evil送到医院的时候,他的泪和着他的泪,一起到了病房内。
“说好的公平竞争呢……”
醒来的Evil呆呆的听着Dyna的话。
“这一点也不公平……”
Evil望着那个小鬼的泪,不语。
“对于你不公平,对于Tiga不公平,对于我Dyna也不公平!”
“小鬼……”
沙哑的话语迫使Dyna抬起头看着憔悴的人。
“我很爱他……爱的无法自拔……”
Dyna完全不明白。
“可是……”
Evil的眼里满是悲伤。
Dyna是Tiga的,Dyna也是他的小鬼。
Tiga看到了Dyna眼神中的落寞,他又何尝不是呢……
Tiga深深爱着Dyna,他是他最爱的弟弟。
可是有一天,哥哥发现弟弟爱上了自己。
逆流成河的悲伤。
Evil何尝不明白那个小鬼的心意,Tiga开始一点一点的疏远自己,因为Tiga看到了Dyna的挣扎。
Dyna开始分不清Tiga和Evil的位置了。
Tiga无疑是最悲伤的,Tiga无疑是最受伤的。
他可能一不小心就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人。
Dyna看着欲言又止的Evil,内心的防线轰然倒塌。
泪水被Evil藏在自己的怀里,没有第三个人知道。
Dyna深深的体会到了自己的罪恶感,自己犯的错可能毁了大哥和Evil。
而Evil从Tiga说分手的那刻起就堕入深渊,黑暗吞噬了所有的理智,只剩下了一具空壳。
还好。
这样至少让Dyna明白了自己究竟是谁的归属,对于Evil和Tiga而言,这是最好的损失和收获了。
Dyna也终于知道是谁占据了自己空虚的那颗心。


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略过Tiga,身边却没有了熟悉的身影。
风带着Tiga漫无目的的向目的地走去,寂寥的感伤。
街的另一头,人群同样冲击着孤独的Evil,在他的身后,多了一个长相和Tiga颇为相似的少年。
遇见的时候,Tiga像往常一样的浅笑而过。
对于Evil而言,这是永恒的别离。
Dyna紧握住Evil的手,向Tiga投向不易察觉的悲伤的微笑。
风略过大地。
交错的瞬间。

评论

热度(695)

  1. 自燃体(´• ᵕ •`)*Smetary 转载了此文字